上新留学
留学咨询热线010-62561780
姜楠——北京171中学——普林斯顿全奖

我是个不爱回头看的人,因此在申请结束后,我也并没有回头看。

机缘巧合,4月初的我在设置新电脑时,发现邮箱中的电子邮件都需要重新下载。于是,就在那个下午,我一封封地翻着邮件,回头看起了自己虽无惊涛骇浪却也一波三折的申请季,顺带着回顾自己这18年的故事。

1.开端

看到我的名字,你应该能猜出这个故事的起点—江南。

我出生于江苏省常州市,一座温婉秀丽的南方城市。老家对我的生命意义非凡,未曾料及的是,老家对我的申请也会意义非凡。

幼时,我的父母远在澳大利亚,我便是在外公外婆身边长大。

外公家住一层,门前还有个小院子,退休后的二老便将院子圈了起来,开了个小店。如此一来,小店便成了左邻右舍的主要活动基地。清晨,会有女人趿着拖鞋到店门口取牛奶。傍晚,也会有刚下班的男人进到店里买啤酒。到了夏天,外公还会在门外摆两张藤椅,和来往的老头对弈。而外婆则是终年忙碌于厨房内外,闲暇时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看报纸,还不忘和其他老人唠唠家常。就这样,在外公外婆的照料下,在左邻右舍的关怀下,我幼年最模糊的4年记忆被老人、被小店、被老家填充。而儿时一次走失的经历,更让我在小区里众人皆知。

走失

也许是我从小便具备冒险精神,也许是我从小就是个路痴,总之,在三月一个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的傍晚,我勇敢地从外公家步行到了常州郊区,直到凌晨被两名女工发现才被送回。这次经历我并没有任何印象,但却给我的家人造成了不小的打击,长大后妈妈向我转述时,仍有一丝后怕。也是因为这次经历,我的脑海中种下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安慰心理,日后的磨难与挫折也权当积攒人品,等待某一天衰盛守恒,好运降临。

2.两座城市

北京,这个我生活了12年的城市,毫无疑问,是我的家,我的归属地。但每当有人问起我是哪里人时,我总会先犹豫一下,再报出他的名字。也许在我的潜意识里,我一直属于两个地方,一个是老家,一个是北京。

两座城市,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而生活则将他们的习性有选择性地揉进了我的身体。

记得一个老外曾对我说:北京是男人,上海是女人;北京是直线,而上海则是曲线。比起曲线优美的摩登女郎上海,常州更像是一个身形玲珑的小家碧玉。我爱她的石板路,条条缝隙中镶嵌着野花;我也爱她的小池塘,夏日里绿漪起伏;但最令我留恋的是老家邻里间亲密的关系,温暖、贴心、充满了归属感。想必我性格中感性的成分来自于此。

而北京,拥有皇城与生俱来的宏伟与气度。宫墙的森严,道路的规划,无论古老与现代,都让我赞叹。而这其中竟蜿蜒着胡同、穿插着四合院,更给他添了一丝难以抗拒的魅力。我希望拥有他的气质,理性、包容、大度、充满文化底蕴。

说到这里,你也许会觉得我是个矛盾体。的确,作为一个坚决拥护科学真理的人,我却时常认为星座的定义很好地描述了我----一个充满矛盾的双子座。

无论是动静结合的家庭还是中西合璧的经历,我的成长暴露在两种完全不同的环境下。一路走来,这些不同非但没有对我造成内伤,反而促进了我的和谐发展。

3.爸爸、运动与独立

小时候的我对爸爸并无多少记忆。

他是军人,也是一名外交官,在我出生后的第35天,他便被派到驻澳大利亚使馆工作,直到我三岁半时才回来。听妈妈说,那时的我正在托儿所里午睡,妈妈带着爸爸来看我,我却睡眼惺忪地嘟囔到:“这个叔叔是谁啊?”几个月后,这位仍旧陌生的“叔叔”便带着我们搬到了北京。

在北京的12年,我一直住在军队大院。大院里的孩子出来玩,在楼下吼一嗓子便众人皆知。当然,若是哪家的父母气极了孩子贪玩不按时回家,也可一嗓子告之于众。我贪玩,常常一出去不到天黑回不了家。爸爸却从不喊我,只是等我回家后把我牵进客厅,指着墙上的钟替我算出迟到的时间:今天晚了几分钟(其实几小时会更为准确),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回来,作为惩罚,明天要少玩同样多的时间。小时候的我完全缺乏时间观念,经常一罚要罚掉好几天。而随着“守时”二字一点点地深入,我的生物钟越来越精准,甚至可以整点整分到家。爸爸为人宽容,若是偶尔多玩了十分钟,也并不责罚,长期的守时还能换取奖励,第二天可多玩一阵。

也许是因为军人出身,爸爸十分爱整洁,而我则是他口中的“垃圾堆”。从小我便喜爱收集零碎的小玩意儿,一颗漂亮的玻璃弹球、一张绘制精美的卡片、甚至是干花落叶枯树枝都可成为我眼中的珍宝,每每得到一定要让它们装饰房间的各个角落。因此,我的书桌常常是堆满了东西,旧的不舍得扔,新的却源源不断的来,纵横交错,绵延不绝。小学时,爸爸每隔一段时间进到我的房间就会怒斥我没有调理,并督促我限时整理房间。他很少冲我发火,但印象中几次几乎都是因为整理书桌而起。不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到如今我的老毛病还是未能根除,书桌表面收拾干净了,抽屉里却仍然囤积着各类杂物。因此,每每有人夸我有条理时,我都会受宠若惊。

一直以来,爸爸并不十分管我,但原则问题上他却始终教育着我,许多好习惯也是像“守时”一样让我从小养成。常常说好习惯助人一生,我也因此十分感谢爸爸对我最初的培养。

爸爸是个外向的人,酷爱运动,也酷爱带我运动。

小时候,每每爸爸与同事打球时,我总会在中场休息阶段穿梭在场地上,举着球拍,乐此不疲地挥着。长此以来,羽毛球、乒乓球、网球成了我的爱好,技艺虽不精湛却可自娱自乐。户外活动给我的性格带来了阳光与活力,而与爸爸一起看球则为我的生活注入了激情。我热爱网球,热爱结识了七年的天王费德勒。球场上,他的优雅、从容、执着与精确让网球由技术变为艺术。发球前的一抬眼,他便如鹰一样锁定了自己的目标,落点精确,旋转到位。机会来临时他不会犹豫,毫不留情地压倒对手。但他从不鲁莽,不贸然出击,即便防守也是天衣无缝,等待制胜的时机。打球的过程中,无论输赢,很少能看到费德勒有多余的表情。他只专注与眼前的小球,并不让一分的上下、一局的输赢影响自己的心态与发挥。在众多球迷的心中,天王是神,他温和、优雅,却有着不可置疑的王者之气。一直以来,我渴望拥有他那般气场,成为他那样的人,内敛却又耀眼。当然,每当我如此感叹时,爸爸总会无奈地说:“看的是球,不是人。”

都说女儿和爸爸亲,我也的确和爸爸很亲,像朋友一样可以无拘无束地交流。但在我目前18年的生命中,爸爸有一多半的时间在国外工作,并不在我身边。也许是因为家庭的影响和父母的培养,我从小便是个很独立的人。小学时,我从来都是自己定闹钟起床,自己吃早餐,收拾停当后再去上学。到了四年级便骑上了小自行车,上学的路上风雨无阻,不亦乐乎。

说到独立,我还有一件趣事,虽与爸爸没有关系,现在看来却是我独立精神的最初体现。那还是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周六我在上画画课,刚好一期课程结束,妈妈在接我时去交学费。我在教室里左等右等没有看到妈妈的身影,于是当机立断,决定自己走回家。尽管之前一直坐在妈妈自行车的后座,我对自己记得路这件事还是感到十分意外。当时的十字路口多是交警站岗,我还清晰的记得每遇到一个交警,我都会问上一句:“警察叔叔,你有没有看见一个骑着粉红色自行车的阿姨?”等我到家时,爸爸早已急得不行,看到我一副镇定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

回过头想想,临危不乱算是我一直以来的特色。在很多突发情况下,我都敢于自己拿主意,独立解决问题,如果自己力所能及,一定不会去麻烦别人。这种性格在我成长的路上帮了我很多,相信在日后的大学生涯中也会助我一臂之力。

4.妈妈、读书与钢琴

我的性格更多的遗传爸爸,乐观积极心态好,同时比较不拘小节。如果说爸爸带给我的是宏观的影响,那么微观方面则要归功与妈妈,如果我有任何的好习惯,都要感谢妈妈在细节处对我潜移默化的影响。

这18年来,妈妈为我的成长牺牲了很多。原本她可以同爸爸随任在国外,但为了我的学习,一直留在国内陪伴我,说是母女俩“相依为命”一点不错。妈妈一直注重培养我的课外兴趣,熏陶我的文学艺术修养,因此,我性格中安静与感性的一面多来自与妈妈。

很小的时候,妈妈每天睡前会给我读书,什么《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伊索寓言》,我都能熟记于心。妈妈读书时并不是自顾自地读给我听,而是把书摊在两人面前,用手指指着读到的字,一点点地教我认字。久而久之,故事听腻了,我认识的字也多了,便开始自己找书看。

爱看书这个特点也是在潜移默化中养成。妈妈每天晚上几乎都会看看书,连带着我也觉得看书一定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不然妈妈怎么会喜欢。小学时,妈妈每天都会对我的表现进行考核。她先让我说说自己的表现,然后给我一个评价,最后会让我自己在挂历上画上最终的考核结果,红花、黄花还是绿花,而妈妈则会根据一个月的总体表现来进行奖励。除了偶尔会馋一下肯德基麦当劳,我总是会央求妈妈给我买书。我当时酷爱古代文明与天文(这点如今也是),书架上也堆满了关于古希腊、古罗马、古埃及的各色书籍,以及每一期的《小哥白尼》。搬家的时候总能整理出好几箱,我却十分抠门,怎么也不舍得卖掉或是扔掉。这种“嗜书”的毛病一直伴我到如今,买来的书总是小心翼翼的珍藏,若是不小心挝了一下角滴了一滴油,可要心疼上好一阵。虽说看的内容杂七杂八,却无形中丰富了我的知识面,让我收益无穷。

不过说起妈妈,就不得不说钢琴。和众多弹钢琴的孩子一样,回忆起学琴的时光,真可谓是百感交集,一把辛酸泪。

最开始接触钢琴是在我五岁半的时候。为了培养我的音乐细菌,妈妈把我带到了琴行,让我自己选一样乐器。钢琴的键黑白分明,敲起来又叮叮咚咚,一下就吸引了我的目光。搬回琴、请了老师,我便兴致勃勃地开始自己的学琴生涯。我从小便是个坐不住的人,不过因为新鲜,我对钢琴的喜爱竟战争了我的多动症,一天练上一两个小时都不成问题。当时我有个练琴时间记录本,详细地记录着每天从几点到几点练了多长时间的琴,现在随手一翻,竟大多是20分钟、半个小时的时间段,可见从小就缺乏毅力。

 

最初的几年里,我对练琴还是抱有较高的热忱,虽说免不了和妈妈的吵吵闹闹,却也相安无事。但到了小学四年级,我似乎遇到了一个瓶颈,怎么练也没有提高,再加上日复一日地重复同一首练习曲实在枯燥,更加剧了我的厌烦情绪。从那时起,我和妈妈的战争便爆发了。我想放弃,妈妈却说做事要有始有终。我说恨钢琴,妈妈却说将来我一定会感谢她。眼见哭闹无用,我便用上了威胁之策。有天下午气极了,我对妈妈宣布我要撕了我的琴谱,断绝和钢琴的一切来往。不过到底姜还是老的辣,妈妈看穿了我爱书如命的本质,知道即使是我深恶痛疾的钢琴书,我也绝对不舍得伤害它。妈妈抛下一句“你撕吧”便转身走出我的房间,留我一人在屋里惊愕不止。怎么办,如果第一次威胁就食言的话,以后我的任何威胁都不会起作用了。我对着那本快要被我翻烂的车尔尼849,一个人默默地掉眼泪,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拿起了剪刀,从乐谱每行间的空白处小心翼翼的剪开,末了还可怜巴巴把成果展示给妈妈,表示“我连书都剪了,你就别让我再学了吧”。妈妈不搭理我,我只好一个人回到屋里继续默默地掉眼泪,最后还是拿起了胶条,一页一页地把谱子粘了回来。

 

经历过这次“撕书风波”后,我似乎意识到了我还是很爱钢琴很爱音乐的。过了这道坎,练琴对我来说不再是任务,而真正成为了享受,成为了我体会音乐表现音乐的时候。周末我可以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练琴,同一个小节练上百遍却仍然乐此不疲,有时练出了感觉,还会自我陶醉一把。之前年龄太小,妈妈口中的“持之以恒”、“有始有终”只代表禁锢我的工具,并不是美德。现在想想,若不是之前的坚持,怎会有如今的收获?

 

现在,虽然我的琴技只可称得上是业余,但自娱自乐,甚是开心,偶尔在亲朋好友前秀一手,还能让我小小的虚荣心得到大大的满足。每当有闲情逸致时,我仍会跑去听听音乐会、看看歌剧,欣赏那些自己双手无法表达的美。

 

学琴虽然有痛苦的回忆,学画却始终是美好。记得妈妈为我学画,特地在家里养了些花花草草,有时也会随意摆上黄瓜、大白菜、西红柿等疏菜爪果让我画。天气好的周末,我和妈妈会拿上小椅凳、背上小画夹去附近公园画画。我的每一幅作品妈妈都为我收藏着,这些或幼稚我精美的涂鸦、蜡笔画、水彩、水粉、素描、油画,记录着我的艺术人生。

5.画与人生

如果你的年龄大于18,请尽情的嘲笑我这个小姑娘的大口气,但对于一个学画时间占据目前人生77.8%的小姑娘,画的确是我的人生。

在校内我是个标准的理科生,而校外,我的生活却颇为文艺。自四岁起我的大作《白萝卜剖面图》受到画画班老师的高度赞扬后,我便从此与绘画结下了不解之缘。每周六上午,我会雷打不动的跑到老师的画室,和同龄的小朋友们一起执笔苦练。也许是有了钢琴作对比,这十四年来,我对画画的热爱从未停止,它给予我自由、激情和施展想象力的空间,也见证了我点滴的改变。

我学画的过程很传统----儿童画、素描、色彩、油画,循序渐进。

小学正是我苦练素描基本功的时期,对于一个小孩,枯坐一上午仅为重复铅笔线实在过于单调。那时的我,最盼着老师能够走到我的画架前替我修改(其实是质的改变),省时省力还可“假装”全部是我的大作。一段素描水平停滞不前的时期后,我开始学色彩,之后在加拿大的两年生活中更是全无素描。初二回国后,重拾起铅笔的我却突然对素描萌生了莫大的兴趣。长大一些后,我渐渐发现了黑白中的美,那些明与暗的对比,那些细小的笔触带来的微妙的变化,那些仅仅由平面塑造出来的立体,都让我心驰神往。画能体现出人的视角,即使是素描这样写实的创作方式,也能体现不同人的不同欣赏角度。比如素描学习里一个很基本的石膏像宙理,原型是一名古希腊美男子,但在不同的画者,他的俊美也体现在不同的方面。有人偏爱他的额头,因此把它画得光洁饱满;有人偏爱他的鼻梁,因此把它的立体感塑造的十分鲜明;而我则偏爱他的脖颈,弯曲的姿态最显他的气质,因此在画纸上,也着重体现这点。

如果说素描是简洁清晰的美,那么色彩、油画则是带我进入我一直心驰神往的彩色的世界。我喜爱缤纷的颜色,更喜爱色彩背后的感情。古人论佳人,有“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我对颜色的感觉亦是如此,差一分便是不同的滋味。每当调出精准的颜色后,我都会喜上眉梢,迫不及待地用它们来倾诉心中之情。

随着技艺的一点点纯熟,我开始试着临摹大师的作品,然后最初的自信却在这一刻离开了我。无论我如何模仿名作中色彩与笔触,总是达不到理想的效果。我开始上网搜集资料、买画册,了解画家背后的故事,期望透过他们的眼睛重新审视他们的作品。也就是在这时,我遇到了梵高。

由于一直学的是写实的风格,我在这之前对梵高并不喜爱,也十分纳闷他为何会被人们如此疯狂的追捧。机缘巧合,我在网上看到了BBC拍摄的关于梵高的纪录片《Vincent Van Gogh: Painted with Words》,记录片中的每一句话都是从梵高写给弟弟提奥的900多封信中截取,讲述他坎坷却也灿烂的一生。就是这样一个娓娓道来的纪录片,在那个深夜里突然揪住了我的心,看过后我一直在单曲循环Don McLean的那首《Vincent》,泪流满面却浑然未觉。梵高的亲情疏离、爱情失利,只有提奥是他唯一的经济与精神支柱,世人不理解他的画作,可他仍旧用最灿烂的颜色、最扭曲的笔触向世界展示他的热诚。我买回了《梵高的信》,一点点读着他对艺术、对自然、对人生、对自由的点点感悟,自己的人生也不再迷惘。

如果说之前学画我学的都是技法与皮毛,这厚厚一本信让我找到了我热爱绘画、热爱艺术的终极理由----真诚与激情。我曾彷徨,不知道艺术在我生命中到底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若是仅仅作为兴趣,我不舍得;若是作为毕生的职业,我不确定。但无论我多么醉心于科学的严谨与理性,我始终无法放弃对艺术的向往。而建筑,这个艺术与科学的结合、人类文明进程中最不可磨灭的印记,从那一刻起,便由小学时最初的梦想变为我今后的追求。

 

6.加拿大

零零碎碎地说了这么多成长感悟,我想我必须要说一段特定的时光。那段时光几乎是不留痕迹地影响了我的一切,我的性格、甚至于对人生的追求从此都不再一样。

我小学毕业后,因为爸爸被派往驻加拿大使馆,我们一家三口便来到加拿大的首都渥太华,在那里度过了两年美好的光阴。

作为学生,加拿大的学校是这两年生活中令我最难忘的,而学校生活中最令我难忘的则是各式各样的“project”。

西方的教育制度和国内的不同,更多提倡动手而不是应试。这些project看似与课本无关,实则考察学生对知识的掌握,同时要求搜集整合资料并且展示成果的能力。

 

还记得一节生物课中,我需要制作做一个细胞模型。老师对材料没有任何限制,回家后我便抄起一个椭圆型的大饭盒,把它当作细胞膜,兴致勃勃地开工了。李子是细胞核,我特地切开一角,露出里面的果核作为核仁,而李子的表面也被我挖了一个个小孔,模拟核空的样子。内质网是宽面条,我还在上面粘了米粒,当作核糖体。叶绿体是带果仁的果冻,线粒体是干掉的红枣,而液泡则是一块圆形的玻璃石,坐落在食物堆中。正是这种开放的教学制度让我的创造力得到最大的发挥,而这创造力迁移到做题、写作中便会独具匠心。

 

理科如此,文科也同样是这样。国外的英语课并不像国内的语文课,只有几篇课文,老师也只会把标准理解方式强加于学生,而是让学生读书、写报告、交流讨论。记得有一段时间我们全班都在读一本名叫《The Breadwinner》的小说。书中讲述的是一个阿富汗女孩在塔利班的阴影下独立支撑起自己的家庭的故事,每读完一章,我们都会坐在一起分享自己的感想:书中人物是何种性格?作者描述这些情节有什么意图?你觉得下面一章会发生什么?讨论的问题很常规,但老师从来不会限制学生的见解,不分优劣。全书读完后,我们还结合当时的人权问题,每人写了一篇essay,呼吁对中东地区未成年人人权的关注。倡导思考、倡导自由,这样语言与文学才能被赋予他真正的意义。加拿大学校的课程内容虽不难,但它培养的学术品质在美国大学的学习中不可或缺。

 

最开始的适应阶段过后,我在洋学校里上学上得十分开心,也甚是轻松,不过有一门课却让我束手无策----法语。渥太华是加拿大的首都,也是一个英法双语地区,因此,所有的学校也要求每天开设法语课程。作为一个英语尚且说不连贯的人,要我在从小便是双语环境下长大的同学面前开口说法语,实在是既没有能力也没有胆量。而我的法语老师偏偏最爱让学生上台演讲,每次到了presentation day我都十分煎熬。

幸运的是,加拿大人普遍热情友好,老师与同学也一直鼓励我,即使出了错也从未让我感到难为情。我还深刻地记得一次游戏中,老师让我们说出和上一个单词相关的词。我的前一位同学说的是Canada,我想说和它同为国家的中国(Chine),结果发音不准说成了chien(狗)。老师当时一愣,随即为我解围,说道:“Ok, Canada is the country with the most dogs.”这句话并非事实,但在六年后我却仍然记得清晰。这种善意与鼓励让我走出胆小的性格,敢于站在台上,在众目睽睽之下高谈阔论,随之而来的则是我的自信。回国后,我参加了许多演讲比赛,正是因为这两年的锻炼,台上的我轻松自然,面对评委的问题也很少紧张,奖拿了不少,心理素质也是越来越好。

      

和学校生活一样,在加拿大的课余生活也对我起到了举足轻重的影响。

 

我的学校每天下午2:30放学,因此有大把的时间供我自由支配。我的学校有个很好的弦乐项目,可以借乐器回家练习。于是,我几乎天天把大提琴或者小提琴搬回家,从网上打印乐谱练习。靠着钢琴的底子,两年内我已练得煞有介事,还成为了校弦乐团的大提琴手,每逢佳节便在全校同学面前演奏。

 

渥太华还有个非常方便的公共图书系统,办张卡便可以无限制地借阅全市公立图书馆的任何书籍与碟片。就是在这里,我发现了纳尼亚与霍格沃茨,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地陷进了奇幻的世界,进而陷进了英美文学的世界。我爱奇幻,不仅因为我在其中发现了施展自己想象力的乐园,更爱其中那些纯粹而美好的事物、那些浪漫而富有英雄气息的人与事。这些在生活中无处寻觅,只有在文字间求得安慰。

 

课余生活的另外一大项便是户外运动。加拿大自然风光多元又秀丽,而我恰巧又喜爱拥抱大自然,于是夏天去林间远足,冬天滑冰滑雪,偶尔和同学一起去野外露营、划船,也和父母一起驾车游遍东部几省。与大自然的接触让我变得更加开朗与平静,也让我勇于冒险和发现。在自然面前,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放松与自由,也对生命更加敬畏。

 

有时候翻看当初在加拿大的照片,我会没来由地落泪。在那里的一切都像一个梦,仙境般的景色、异国的友人、奇异的经历⋯⋯这一切都是养分,慢慢地渗进我的体内,让我蜕变成如今的自己。

7.申请

学习加上旅游,我的出国经验还算丰富,但真正决定去美国读大学却是在高二上学期期末。

那时,我刚刚考完托福与SAT,成绩意外的好,不禁让我觉得不出国有些浪费。在美国名校的网站上混迹一阵后,更让我看清了它们的优势。决定一做,父母也很支持,我便开始着手准备。

 

我的考试之路就结果来说可以算是相当顺利,在高二一年内,托福、SAT、SAT2三样考试都是一次通过,并且取得了十分理想的成绩(托福115,SAT 2380,SAT2数理化共2400)。由于有在加拿大学习两年的经历,我的英语基础较好,阅读、写作水平基本能和外国的同龄人相当。但在准备这几次考试期间,我需要同时应对中美两方的课业,辛苦之余发现了自己超强的战斗力,真是充满了自信(不过这自信会在将来受到严重的打击)。

在这里,我想与大家分享考试结束后我写的一篇文章,虽在申请中未能起到任何作用,却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A Little Discovery

 

Lately, I have been thinking a lot about what TOEFL and SAT gave me. I hear my peers talking about what a significant change these two tests brought them and I have read older students’ “memoirs” about their sudden moments of awakening. And, believe it or not, I have found my own awakening, literally. I realized that I could actually stay awake with only five hours of sleep, and that’s something big, coming from a constantly sleep-deprived person like me.

      

I know that this might not seem a big deal. So, in order to let you understand, let’s wind the clock back a year. One year ago, I was still your average sleep-deprived student. I went to bed early at 10:30 and got up at 6:30. I dozed off on the bus to school and I yawned most of my classes through until the end of the day (I did pay attention though, don’t get me wrong). I did my homework and I went to bed again. Life was a routine. There was nothing too interesting for me to stay constantly alert. Even math problems were no stimuli since they were all based on the same models. Everything had a formula I could apply to and it would work out just fine. Only that it was not fine; I was falling into a stupor.

That was when I decided to do something different—I wanted to apply for colleges abroad. It was not a sudden impulse; this feeling of boredom, this desire to try something new had been lurking in the corners of my brain for some time. So, after the new school term started, I registered for a TOEFL test and studied on my own for two weeks. It was exhilarating. I had almost twice as much workload as my classmates did but I still enjoyed it. I enjoyed challenges; they were proofs of my ability. And the more tightly packed my schedule was, the better motivated I became. To me, not only was the English difficult, but the testing mode was also new. Being educated in China, I was more used to paper-based tests than computer-based ones. And that was where the fun came in. I would study the official TOEFL guide in English classes, do my homework as soon as it was handed out, and rush home to work on the computer-based listening and speaking sections. I would skip dinner if I was really in the mood; I would squeal in happiness if I got one point more than my last test; and most importantly, I never went to bed earlier than one in the morning. Yet, I was fully energized the next day. Sometimes I wondered how I could possibly manage with only five hours of sleep; I was convinced that every cell in my body would malfunction. But I guess that’s how things go when people are really focused: they instinctively ignore their more “human” needs, and in this case—sleep. These two crazy weeks not only brought me a good score, but also a new lifestyle. I have been a late-night worker ever since.

      

Given the freedom to “roam the night”, I was feeling very confident. So, I registered for the December 4th SAT test when it was already November. Although I had a study plan in mind, one month was still a tight schedule. I had a couple of free periods every day, and I was permitted to work in the study hall instead of going to classes. What’s more, some of my classmates declared that they would go to colleges in the United States after I did, so we set up a study group. We would do some drills together and time ourselves. Later, we would discuss the problems and even give each other word quizzes. Working together on a foreign test gave me an illusion: I felt we were a group of crusaders away from the normal school life, united under a single purpose—to crack the SAT. Of course, I was dramatizing the scenario, but it sounded much more heroic and romantic so the long hours I spent alone at night in my bedroom did not seem so dreary because I knew I had comrades fighting alongside me. One month later, on December 4th, with the best of wishes from my fellow comrades and a rare full night’s sleep, I stepped onto the battlefield first. It was not so tough and I survived, with a good win too.

      

Now, eight months after my tests, I find myself unaccustomed to going to bed before midnight. My mind is the clearest during my solitary hours under the starry sky, when I am completely alone and perfectly immersed in the night. Without the disturbing noises, my other senses are more acute; my mind can reach out. I have discovered that night is the best time for reading, painting and even playing the piano (though my neighbor did give me an not-so-slight frown when she spoke to me about it.). Having discovered my potential as an “awakened” person, I realize that there are probably a lot more unimaginable things I can do. After all, if I could give up sleeping, what couldn’t I do?

申请中最关键也最让人头疼的一部分莫过于写文书。作为一名DIY党,我一直坚信文书只有自己写才能体现出自己的品性和感情。没有任何人能比自己更了解自己,也没有任何人能像自己一样,如此在乎自己的未来。但独自一人闭门造车未免有些盲目,出于这个念头,我加入了workshop这个家庭,也是在这里感受到莫大的震撼。Workshop里的同学可谓个个是精英,学生会主席、模联秘书长、AP门门5分得主⋯⋯作为一个零AP零夏校经验的普通高中生,我突然感受到了压力。幸运的是,压力每每可以化解,或是与同学交流讨论,或是受周老师指点迷津,这些都让我在申请的路上感到温暖。熬不出文书固然痛苦,可这个思考、反省的过程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也正是这些真诚流露的情感打动了招生官,让我们得以接到名校抛出的橄榄枝,在大洋彼岸开始崭新的旅程。

8.结语

      

最近一年里,我不曾一次地问过自己:我想要什么样的人生呢?有钱?出名?这可以是副产品,我会欣然接受,但绝不会刻意追求。我想,我希望拥有一个灿烂而纯粹的人生,追逐自己所爱的人与物,能在这世上留下自己的痕迹。

 

星夜下

 

调色板上只有蓝与灰

你用那透视我灵魂深处的双眼

望向夏日的天空

山上的阴影衬托出树和水仙的轮廓

用雪地斑驳的色彩

捕捉微风和冬日的寒冷共勉ng'm﷽﷽﷽﷽﷽﷽﷽﷽﷽﷽﷽English classes

如今我才明白你想对我说些什么

你清醒的时候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你努力想让他们得到解脱

他们却不予理会

他们也不知道如何面对

也许现在他们会知道

星夜下艳丽的花朵燃烧般的怒放

云朵在紫色的雾霭之中旋绕

印在Vincent蓝色的瞳孔之中

色彩变化万千清晨琥珀色的田野

饱经风霜的脸上写着痛苦

在艺术家灵性的手上得到真实的再现

如今我才明白你想对我说些什么

你清醒的时候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你努力想让他们得到解脱

他们却不予理会

他们也不知道如何面对

因为他们不能爱你

但你的爱依然真实存在

星夜下

当心中在没有一丝希望

你像热恋的人儿般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但我希望曾经告诉你Vincent

这个世界无人曾像你那样美好

星夜下

空荡荡的大厅里挂着你的画像

无名的墙上挂着没有边框的头像

他们看着这世界无法忘记

就像你曾经遇到的陌生人

衣衫褴褛面带嘲讽的人

血红的玫瑰银色的刺

破碎在洁白的雪地上

现在我想我明白你想对我说些什么了

你曾为你的清醒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你努力想让他们得到解脱

他们却不予理会

他们也不知道如何面对

或许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

 

----《Vincent》

共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13号银网中心B座616

Copyright © 2015.上新教育 京ICP备15063247号

在线咨询
留学咨询热线010-62561780